生命最后一刻 他还在问“我枪呢”

出警突遇爆炸起火 民警吕赫光身体99%烧伤 身上只剩皮带和鞋

生命最后一刻 他还在问“我枪呢”

  人物档案 

  吕赫光,男,1991年1月生,大学学历,中共党员,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花园派出所民警,一级警司警衔。 2014年9月社招入警,先后荣获个人嘉奖一次、个人三等功一次。 2020年6月19日5时许,在抢救煤气中毒群众时突遭煤气爆炸,不幸身受重伤,以身殉职,年仅29岁。

  同事们冲进爆炸现场抢救吕赫光的时候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吕赫光用最后一丝力气摸向自己腰间问“我枪呢?”

  在被爆炸气浪击伤被火焰极重度烧伤后,吕赫光用年仅29岁的年轻身躯、用一腔热血来书写忠诚来捍卫荣誉。

  从他到派出所工作到英勇献身只有短短的60天。从警6年多、在派出所60天,他在鸭绿江畔为丹东人民奉献了热情和热血。

  “不怕累”

  “吕赫光天生就是当警察的材料,因为他陪着同学来丹东参加警察招考,同学没考上,结果他考上了。”3月24日,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花园派出所民警杜松刚开口说话,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,吕赫光离去9个多月后,杜松的内心仍不能平静,“我没法平静啊,我和他不仅仅是一个派出所的同事,我们俩是一起招考入警的,一起同吃同住培训了4个月,这同学情、兄弟情、同事情,太重了太重了!”

  2014年,吕赫光从东北石油大学毕业,一名家是东港的同学报名参加丹东警察招考,吕赫光计划陪着同学来考试,反正也要来辽宁,他也顺带报了名,结果同学没考上,吕赫光经过严格的考试选拔最终成为一名人民警察。

  “穿上这身警服,就要多学知识,多练本领,才能跟上时代需要,做一名新时期高素质的警察。”在穿上警服的那一天,吕赫光在日记中这么鼓励自己;在实际工作中,吕赫光也一直在努力,努力让自己多掌握一些本领,更好地为群众服务。

  为了多掌握本领,吕赫光多次要求下到基层锻炼,“2019年底,赫光给我打电话,说他多次要求到基层锻炼,问我花园派出所的情况,工作多不多、能不能学到真本领。”杜松说:出于工作考虑,我当然欢迎赫光这样的骨干来我们派出所,但从兄弟情谊方面说,我实话实说告诉他花园派出所辖区面积大,两大商圈都在辖区内,工作是最忙最累的,“没想到赫光听到这样的话,竟然非常高兴,他说就想到工作最忙的派出所,因为工作多锻炼的机会多,能够真正掌握本事,‘就去花园派出所了,我不怕累’。”

  2020年4月20日,吕赫光如愿来到花园派出所工作,因为素质高、爱学习,加上在巡特警支队的锻炼,很快就进入基层民警工作角色,“赫光在派出所工作不到两个月就能自己独立开展工作了,这对于一个新人来说,速度是非常惊人的。”杜松说:赫光热爱这个职业,所以愿意把全部精力都投入进去,像他这样积极肯干的,同事和领导都喜欢,“我都以他为荣呀,让大家看看我这兄弟、我同学爱人工作多出色!可是又相处了两个月,他就走了,走了……”

  “出警中”

  眼睛直视一个地方、面部表情没有变化、略带沙哑的丹东话口音,吕赫光的妻子魏巍思绪没乱、记得诸多时间节点和数字:“60天,从4月20日到6月19日,赫光到花园派出所只有60天。我们从相识到结婚到有了孩子,全加起来还不满5年,不到5年啊。孩子最后让爸爸抱在怀里时才2岁22天。”

  时间并不是无情的碎片,连接起来是浓情的记忆。

  2020年6月18日是周四,马上就周末了,这一天似乎和平日一样,可是又和平日不一样,因为那天和丈夫联系的每个时间节点,魏巍都记得清清楚楚:早晨5时许,我就叫他起来了,收拾收拾准备出门了。早晨6时许,他就上班去了,学生返校开学了,他去护校。

  上午8时许,惦记他没吃早饭,发微信问他吃饭了没有?他没说吃饭的事,说和学校老师学朝鲜语了,以后还要系统地学,工作中能用上。

  上午11时,我问他忙不忙,他给我发了一个处理事情的照片。之后就没再联系,因为他不让我给他发微信,除非他有空时给我发。

  下午5时, 突然决定带着孩子去找他,这是心灵感应吗?即使知道他要上24小时的班,第二天上午9点才下班,我也决定带孩子去看看他。那天我给孩子穿了一身新衣服,问他好不好看,他抱着孩子说好看。这最后一次团聚,不到10分钟。

  晚上10时,孩子睡着了,我给他拍了一张孩子的照片,问他干什么呢,他没回话。我妈妈正用针线给他改裤角,让他穿得更立整点,我拍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。

  晚上11时,他发过来三个字“出警中”,最后的这三个字,不是语音是文字,他最后留给我们家人的就是这三个字——出警中。

  “赫光失联了!”杜松,是吕赫光的同事,是魏巍的小学同学,他作为最合适的人选把悲痛的消息一点点透露给魏巍。

  “不能吧,爆炸了,他到别的房间疏散群众去了吧,一会儿就能回来。”魏巍听到后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“赫光找到了,烧伤了!”“赶紧到医院看看吧,不行就到沈阳,我联系在沈阳医院的亲戚问问。”

  “赫光全身只剩皮带和鞋了,全身99%烧伤。”

  “99%?!”

  魏巍瞬间明白了又崩溃了——我将永失我爱!

  “我爸呢?”

  “赫光没和我提过工作中的危险时刻,现在我才知道他夺过刀、卧过底。”魏巍说:他从巡特警支队到派出所工作了,他一心扑在工作上,我本来可以晋升职位,但夫妻俩不能全顾工作不照顾孩子,所以我提出不调整职位了,全力支持他的工作。

  “我都不掌握的育儿知识,他全知道并且能用上。他说在丹东警察里他带孩子能排前10名,我认为他能排到前5名,他是真喜欢孩子,儿子对他比对我还要依赖,男孩天生依赖爸爸吧。”

  爸爸离开时,孩子才2岁多点,这么小的孩子能有多深的记忆?魏巍也想弄明白这个问题,心理咨询师和儿科医生告诉她,孩子过了半个月就会忘了之前的事,“我希望孩子能忘记,同时也痛苦他忘了爸爸。”吕赫光离开后,4个多月的时间,魏巍和家人都刻意避开经过花园派出所,也不抱着孩子从那里走,以为这样孩子就会忘记爸爸在这里工作,“孩子在家里也问爸爸在哪,我就应和着说去抓坏人了。”

  魏巍说:4个多月后我抱着他经过花园派出所时,孩子突然问“爸爸呢?”……

  “赫光的离去,我从来就没有接受,今天坐在这里也没有接受。”魏巍看着手机里的照片:赫光的标准照、工作照、结婚照、一家三口合影。

  相关新闻

  魏巍给记者发来网友纪念吕赫光的文字

  你的职责日暖蓝天,

  你的使命水秀天明,

  你的声音永远留存在报警电话里,

  你的生命永远停留在清晨时刻中。

  你让挚爱警徽永远闪亮,

  你让藏蓝警服蕴含力量,

  你把执着和忘我镶入警察的誓言,

  你用身躯与生命镌刻不朽的盾牌!

  辽沈晚报记者 吉向前

    发表评论

   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