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票也追究!纽约轻罪逮捕人数在亚当斯任下激增

纽约市警正在地铁内执法(美联社资料图)

美国中文网据彭博社报道 在亚当斯(Eric Adams)担任市长的头六个月里,纽约市轻罪被捕人数增加了25%,这是近十年来的首次增长,也让人们首次看到了市长对“生活质量犯罪”关注所产生的影响。

纽约市数据显示,逃票、小偷小摸和有儿童在场的犯罪行为推动了犯罪率的上升,因地铁逃票而被捕的人数同比增加了100%以上。
在给彭博社的一份声明中,亚当斯提及了他15岁时遭警察暴力执法的经历,表达了对严厉执法的反对,但他坚持打击轻罪的政策,并表示他的政府也在投资为年轻人提供机遇的解决方案。
亚当斯说:“我既会支持那些帮助我们的城市恢复安全的警察,也会对那些违反这一神圣义务的人零容忍,因为公共安全和司法都是繁荣的先决条件。”
轻罪也就是低级犯罪,最高可判处一年监禁和/或罚款。在纽约市和其他地方的刑事法律体系中,这些案件占了大部分。根据纽约市的数据,在陷入困境的雷克岛监狱中,有9%的囚犯因轻罪指控而入狱。
今年3月,纽约市警察局的一份备忘录指出,将优先打击低级别违法行为,将新的重点放在公共场所饮酒、小便、赌博等警方认为会导致社会动乱的犯罪上。刑事司法改革的倡导者指出,这份备忘录是基于“破窗理论”(Broken windows theory)。这种理论认为,低级别犯罪和混乱会导致更严重的犯罪。几十年来,纽约警察局一直依赖这种执法策略,直到联邦法院下令取缔警方“拦截搜身”(stop-and-frisk)政策。
纽约市警察局在一份声明中说,生活质量执法仍然是重中之重,这也是纽约人所希望的。声明指:“这的确是他们(纽约市民)要求的。因为他们的安全与他们周围的日常环境息息相关,也与实际发生的严重犯罪事件息息相关。”
数据显示,今年1月至6月(亚当斯执政的前6个月),因轻罪被捕的人数增加了25%,这是自2014年以来的首次同比增长。轻罪攻击、盗窃和持有毒品占了这些轻罪的近51%,其中近90%的被捕者是少数族裔。同期,重罪逮捕人数上升了23%,然而,数据显示,在此之前重罪逮捕人数已呈激增趋势。
在过去的三十年里,纽约市和全国的犯罪率都大幅下降。纽约市的谋杀率比1991年低了五倍多,与此同时,抢劫、入室盗窃和汽车盗窃的下降幅度更大。根据联邦调查局(FBI)的统计数据,如今发生此类事件的几率比1991年低了大约10倍。
然而,疫情导致某些类别的暴力犯罪增加。纽约市警察局的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谋杀、强奸和抢劫等重罪数量上升了36%,一些财产犯罪数量也有所增加。枪击和凶杀案数量则下降11%,小偷小摸等低级犯罪今年以来增加了42%.犯罪率上升已成为纽约人最关心的问题。昆尼皮亚克大学今年2月的一项民调发现,四分之三的纽约人认为犯罪是一个“非常严重”的问题,这是该民调历史上的最高数字。
目前还不清楚执法重点改变对纽约市安全有何影响,一些倡导者担心,这些逮捕行动中不成比例的少数族裔人数,将使本已脆弱的生活进一步动荡,并导致一个大规模监禁的新时代。
(编辑:陈晓默)

<